正念減壓法可以有效減低心臟病患者的血壓、壓力和憤怒嗎?
隨機對照試驗發佈日期:二零一六年十月
研究設計
隨機對照試驗。
參加者
35至60歲的病人(平均年齡: 47歲,男性比例:58%)。
納入標準:診斷患有任何心臟疾病、高血壓、正接受抗高血壓藥物及在研究前6個月內沒有心臟病發作或出現其他心臟病症狀的患者。
排除標準:患有腎臟疾病、糖尿病或活動性惡性疾病(如癌症)、在研究前6個月內有驚厥或癲癇病史、懷孕或哺乳期婦女、濫用藥物、在研究前1個月接受過心理治療、或曾練習瑜伽、冥想或禪修的病人。
治療組
正念減輕法(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 2.5小時/節,共8節。每節由正式的冥想練習和教育兩部分組成。 冥想練習包括正念身體掃描(mindful body scan)、坐禪、行禪和瑜伽。 研究鼓勵參加者在日常生活中運用正念練習,並在每兩節MBSR課程之間每天進行15至45分鐘的冥想練習。
對照組
對照:MBSR對比沒有MBSR治療。
主要結果(詳見下表)
結果一:治療後使用聽診法量度的收縮壓;
結果二:治療後使用示波法量度的收縮壓;
結果三:治療後使用 壓力知覺量表 (The Cohen’s Perceived Stress Scale, PSS-14)量度的壓力程度;
結果四:治療後使用 狀態-特質焦慮量表(The Spielbergen’s State-Trait Anger Expression Inventory, STAXI-2) 量度的憤怒程度。
設置
研究在門診內進行。
對照     MBSR對比沒有MBSR治療
主要結果
與沒有MBSR治療相比,MBSR可以更有效地減低由聽診法及示波法量度的收縮壓。此外,MBSR可以減低由STAXI-2量度的壓力程度和由PSS-14量度的憤怒程度。
對照:MBSR對比沒有MBSR治療的試驗結果
結果 (單位) 研究數目 (參加者數目) 平均數(SD)/ 參加者數目 異質性檢驗 (I2) MD (95% CI) 整體證據質量*
MBSR 沒有MBSR治療
1 (mmHg) 1(60) 118.33 (7.46)/30 128.33 (12.05)/30 只有一個研究,因此不適用。 沒有報告 中等
2 (mmHg) 1(60) 113.88(8.58)/30 125.50 (11.16)/30 只有一個研究,因此不適用。 沒有報告 中等
3 (不適用) 1(60) 16.74 (4.76)/30 33.46 (5.91)/30 只有一個研究,因此不適用。 沒有報告
4 (不適用) 1(60) 14.37 (3.96)/30 28.03 (3.96)/30 只有一個研究,因此不適用。 沒有報告
關鍵詞: MD: mean difference 平均數差異; CI: confidence interval可信區間.
對照     MBSR對比沒有MBSR治療
主要結果
與沒有MBSR治療相比,MBSR可以更有效地減低由聽診法及示波法量度的收縮壓。此外,MBSR可以減低由STAXI-2量度的壓力程度和由PSS-14量度的憤怒程度。
對照:MBSR對比沒有MBSR治療的試驗結果
結果 (單位) 1 (mmHg) 2 (mmHg) 3 (不適用) 4 (不適用)
研究數目 (參加者數目) 1(60) 1(60) 1(60) 1(60)
平均數(SD)/ 參加者數目 MBSR 118.33 (7.46)/30 113.88(8.58)/30 16.74 (4.76)/30 14.37 (3.96)/30
沒有MBSR治療 128.33 (12.05)/30 125.50 (11.16)/30 33.46 (5.91)/30 28.03 (3.96)/30
MD (95% CI) 沒有報告 沒有報告 沒有報告 沒有報告
整體證據質量* 中等 中等
關鍵詞: MD: mean difference 平均數差異; CI: confidence interval可信區間.
結論
效果
與沒有MBSR治療相比,MBSR可以更有效地減低心臟病患者的收縮壓、壓力和憤怒。 針對研究的結果一和二,其整體證據質量屬於中等。進一步的研究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針對研究的結果三和四,整體證據質量屬於低。進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不良反應和副作用
研究者沒有提供不良反應和副作用的資料。
原文鏈接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7632925
本概要源於以下文章:
Momeni J, Omidi A, Raygan F, Akbari H. The effects of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on cardiac patients' blood pressure, perceived stress, and anger: a single-blind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Hypertension. 2016 Oct 31;10(10):763-71.


*整體證據質量5個等級的含義:
• 極低: 進一步的研究非常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 低: 進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 中等: 進一步的研究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 高: 進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 極高: 進一步的研究極少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有關證據質量評估的詳情可參考 Chung VC, Wu XY, Ziea ET, Ng BF, Wong SY, Wu JC. Assessing internal validity of clinical evidence on effectiveness of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Proposed framework for a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Evidence RAting System (CHIMERAS).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2015 Aug 31;7(4):3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