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灸加常規治療可以有效緩解慢性疲勞綜合症和特發性慢性疲勞的症狀嗎?
隨機對照試驗發佈日期:二零一五年七月
研究設計
隨機對照試驗。
參加者
150名患有慢性疲勞綜合症(CFS)和特發性慢性疲勞(ICF)的病人(年齡範圍:19至65歲;34.7%男性)。納入標準為6個月或以上的持續或複發性疲勞,但是引致疲勞的原因不明。
治療組
治療一:在穴位百會穴(GV20)、兩側的風池穴(GB20) 、兩側的大杼穴 (BL11) 、肺俞穴(BL13) 、心俞穴(BL15) 、肝俞穴(BL18) 、 脾兪穴(BL20)和腎俞穴(BL23)進行針灸,針灸治療15分鐘/節, 2-3節/星期,一共10節,為期4週;
治療二:進行韓國Sa-am針灸,當中分別在穴位經渠穴(LU8), 太白穴(SP3)和少府穴(HT8)快速轉針9次或在穴位心俞穴(BL15) 和氣海穴(CV6)快速轉針6次後,所有穴位留針15分鐘,針灸治療2-3節/星期,一共10節,為期4週。
對照組
對照一:針灸加常規治療對比常規治療;
對照二:Sa-am針灸加常規治療對比常規治療。
主要結果(詳見下表)
結果一:從基線到第5週以疲勞嚴重程度量表(Fatigue Severity Scale)量度的疲勞分數改變;
結果二:從基線到第5週以簡短版應激量表(Stress Response Inventory) 量度的壓力分數改變;
結果三:從基線到第13週以簡短版應激量表(Stress Response Inventory) 量度的壓力分數改變;
結果四:從基線到第5週以數字評定量表(Numeric Rating Scale)量度的疲勞強度改變。
設置
研究者沒有報告試驗在門診或住院內進行。
對照     針灸加常規治療對比常規治療
主要結果
與常規治療相比,針灸加常規治療可以更顯著地降低慢性疲勞綜合症和特發性慢性疲勞病人的疲勞分數(最小二乘均數差(LSMD):-0.43, 95% CI: -0.81至 -0.05)和第5週的壓力分數 (LSMD:-6.01, 95% CI: -11.58至 -0.44)及減輕疲勞嚴重程度 (LSMD:-0.92, 95% CI: -1.45至-0.40)。
對照一: 針灸加常規治療對比只用常規治療的試驗結果
結果 (單位) 研究數目 (參加者數目) 平均分(SD)/ 參加者數目 異質性檢驗 (I2) LSMD (95% CI) p 值 整體證據質量*
針灸加常規治療 常規治療
一 (不適用) 1(99) 第5週: 3.38(1.01)/49 第5週: 4.47(1.18)/50 只有一個研究,因此不適用。 -0.43 (-0.81 至-0.05) <0.001 中等
二 (不適用) 1(99) 第5週: 42.21(14.18)/49 第5週: 56.47(18.03)/50 只有一個研究,因此不適用。 -6.01 (-11.58 至-0.44) <0.001 中等
四 (不適用) 1(99) 第5週: 4.42(1.98)/49 第5週: 6.53 (1.36)/50 只有一個研究,因此不適用。 -0.92 (-1.45 至-0.40) <0.001 中等
關鍵詞: LSMD = Least squares mean difference最小二乘均數差; CI =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區間;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標準差.
對照     Sa-am針灸加常規治療對比常規治療
主要結果
與常規治療相比,Sa-am針灸加常規治療可以更顯著地降低慢性疲勞綜合症和特發性慢性疲勞病人的第5週的壓力分數(最小二乘均數差(LSMD):-9.33, 95% CI: -14.72至 -3.95)和第13週的壓力分數(LSMD:-10.80, 95% CI: -16.49至-5.12)。另外,Sa-am針灸加常規治療亦可以更明顯地減輕他們的疲勞嚴重程度(LSMD:-0.90, 95% CI: -1.42至-0.39)。
對照二:Sa-am針灸加常規治療對比只用常規治療的試驗結果
結果 研究數目 (參加者數目) 平均分(SD)/ 參加者數目 異質性檢驗 (I2) LSMD (95% CI) p 值 整體證據質量*
Sa-am針灸加常規治療 常規治療
二 (不適用) 1(101) 第5週: 42.10(13.66)/51 第5週: 56.47(18.03)/50 只有一個研究,因此不適用。 -9.33 (-14.72 至-3.95) <0.001 中等
三 (不適用) 1(101) 第13週: 39.81(13.55)/49 第13週: 57.41(20.46)/50 只有一個研究,因此不適用。 -10.80 (-16.49 至-5.12) <0.001 中等
四 (不適用) 1(101) 第5週: 4.52(1.70)/51 第5週: 6.53 (1.36)/50 只有一個研究,因此不適用。 -0.90 (-1.42 至-0.39) <0.001 中等
關鍵詞: LSMD = Least squares mean difference最小二乘均數差; CI =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區間;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標準差.
對照     針灸加常規治療對比常規治療
主要結果
與常規治療相比,針灸加常規治療可以更顯著地降低慢性疲勞綜合症和特發性慢性疲勞病人的疲勞分數(最小二乘均數差(LSMD):-0.43, 95% CI: -0.81至 -0.05)和第5週的壓力分數 (LSMD:-6.01, 95% CI: -11.58至 -0.44)及減輕疲勞嚴重程度 (LSMD:-0.92, 95% CI: -1.45至-0.40)。
對照一: 針灸加常規治療對比只用常規治療的試驗結果
結果 (單位) 一 (不適用) 二 (不適用) 四 (不適用)
研究數目 (參加者數目) 1(99) 1(99) 1(99)
平均分(SD)/ 參加者數目 針灸加常規治療 第5週: 3.38(1.01)/49 第5週: 42.21(14.18)/49 第5週: 4.42(1.98)/49
常規治療 第5週: 4.47(1.18)/50 第5週: 56.47(18.03)/50 第5週: 6.53 (1.36)/50
LSMD (95% CI) -0.43 (-0.81 至-0.05) -6.01 (-11.58 至-0.44) -0.92 (-1.45 至-0.40)
p 值 <0.001 <0.001 <0.001
整體證據質量* 中等 中等 中等
關鍵詞: LSMD = Least squares mean difference最小二乘均數差; CI =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區間;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標準差.
對照     Sa-am針灸加常規治療對比常規治療
主要結果
與常規治療相比,Sa-am針灸加常規治療可以更顯著地降低慢性疲勞綜合症和特發性慢性疲勞病人的第5週的壓力分數(最小二乘均數差(LSMD):-9.33, 95% CI: -14.72至 -3.95)和第13週的壓力分數(LSMD:-10.80, 95% CI: -16.49至-5.12)。另外,Sa-am針灸加常規治療亦可以更明顯地減輕他們的疲勞嚴重程度(LSMD:-0.90, 95% CI: -1.42至-0.39)。
對照二:Sa-am針灸加常規治療對比只用常規治療的試驗結果
結果 二 (不適用) 三 (不適用) 四 (不適用)
研究數目 (參加者數目) 1(101) 1(101) 1(101)
平均分(SD)/ 參加者數目 Sa-am針灸加常規治療 第5週: 42.10(13.66)/51 第13週: 39.81(13.55)/49 第5週: 4.52(1.70)/51
常規治療 第5週: 56.47(18.03)/50 第13週: 57.41(20.46)/50 第5週: 6.53 (1.36)/50
LSMD (95% CI) -9.33 (-14.72 至-3.95) -10.80 (-16.49 至-5.12) -0.90 (-1.42 至-0.39)
p 值 <0.001 <0.001 <0.001
整體證據質量* 中等 中等 中等
關鍵詞: LSMD = Least squares mean difference最小二乘均數差; CI =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區間;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標準差.
結論
效果
在患有慢性疲勞綜合症和特發性慢性疲勞的病人中,針灸加常規治療可以顯著地降低疲勞分數,而針灸或Sa-am針灸加上常規治療則可以更明顯地緩和壓力及減輕疲勞嚴重程度。 針對研究的全部主要結果,整體證據質量屬於中等。進一步的研究可能改變我們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不良反應和副作用
研究中有10名病人報告了10個不良反應,當中兩個不是與針灸有關。在餘下的8個不良反應中,有兩個可能與針灸有關,但嚴重程度屬輕微。在研究期間,報告不良反應的病人情況已有進展,而且繼續參與研究。
原文鏈接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515016/
本概要源於以下文章:
Kim JE, Seo BK, Choi JB, Kim HJ, Kim TH, Lee MH, et al. Acupuncture for chronic fatigue syndrome and idiopathic chronic fatigue: a multicenter, nonblinded,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Trials. 2015 Jul 26;16(1):1.


*整體證據質量5個等級的含義:
• 極低: 進一步的研究非常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 低: 進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 中等: 進一步的研究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 高: 進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 極高: 進一步的研究極少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有關證據質量評估的詳情可參考 Chung VC, Wu XY, Ziea ET, Ng BF, Wong SY, Wu JC. Assessing internal validity of clinical evidence on effectiveness of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Proposed framework for a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Evidence RAting System (CHIMERAS).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2015 Aug 31;7(4):3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