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灸或電針灸治療可以有效地幫助出現海洛因戒斷症狀的病人減輕症狀和復發率嗎?
系統性文獻回顧發佈日期: 二零零九年六月
研究設計
11個隨機對照試驗的系統性文獻回顧。
參加者
975名濫用海洛因,及出現急性戒斷症狀的病人(平均年齡:24.0至34.2歲,男性比例:82.0 %)。
治療組
納入的研究評價了以下療法:針灸或電針灸,20至50分鐘/次,連續10或15天進行1或2次。最常見的穴位有內關、足三里、神門、合谷和三陰交。
對照組
對照:針灸加鴉片類受體藥物對比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
兩組的基線治療都是根據濫用海洛因的份量去決定鴉片類受體藥物治療的劑量,用10或15天後逐漸減少劑量。開始的劑量是美沙酮少於60mg/天,丁丙諾啡(Buprenorphine) 0.8~1.6 mg/天和嗎啡300 mg/天。對照組沒有接受額外的治療。
主要結果(詳見下表)
結果一:治療10天後使用戒斷症狀量表去量度戒斷症狀的嚴重程度,研究沒有報告量度分數的範圍;
結果二:6個月時的復發率。
設置
納入的試驗在中國內地進行,但研究者沒有說明研究在住院或門診內進行。
對照     針灸加鴉片類受體藥物對比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
主要結果
與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相比,針灸可以更有效地減少治療10天後戒斷症狀量表的分數(合併加權均數差(合併WMD): -7.51, 95% CI: -11.80至-3.22),但是在減少6個月時的復發率效用上,與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療效相當(合併相對風險下降率(合併RRR): 40%, 95% CI: -10% 至 68%)。
對照: 針灸加鴉片類受體藥物對比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的試驗結果
結果 (單位) 研究數目 (參加者數目) 平均數 /參加者數目 異質性試驗 (I2) 合併WMD (95% CI) 整體證據質量*
針灸加鴉片類受體藥物 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
一 (不適用) 7 (451) 沒有報告 沒有報告 沒有報告 -7.51 (-11.80 至 -3.22) 中等
結果 (單位) 研究數目 (參加者數目) 事件數目/參加者數目 異質性試驗 (I2) 合併 RRR (95% CI) 整體證據質量*
針灸加鴉片類受體藥物 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
二 (不適用) 4 (524) 123/290 159/234 92.8% 40% (-10% 至 68%) 中等
關鍵詞: RRR = relative risk reduction相對風險下降率;WMD = weighted mean difference加權均數差;CI = confidence interval可信區間.
對照     針灸加鴉片類受體藥物對比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
主要結果
與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相比,針灸可以更有效地減少治療10天後戒斷症狀量表的分數(合併加權均數差(合併WMD): -7.51, 95% CI: -11.80至-3.22),但是在減少6個月時的復發率效用上,與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療效相當(合併相對風險下降率(合併RRR): 40%, 95% CI: -10% 至 68%)。
對照: 針灸加鴉片類受體藥物對比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的試驗結果
結果 (單位) 一 (不適用)
研究數目 (參加者數目) 7 (451)
平均數 /參加者數目 針灸加鴉片類受體藥物 沒有報告
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 沒有報告
合併WMD (95% CI) -7.51 (-11.80 至 -3.22)
整體證據質量* 中等
結果 (單位) 二 (不適用)
研究數目 (參加者數目) 4 (524)
事件數目/參加者數目 針灸加鴉片類受體藥物 123/290
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 159/234
合併 RRR (95% CI) 40% (-10% 至 68%)
整體證據質量* 中等
關鍵詞: RRR = relative risk reduction相對風險下降率;WMD = weighted mean difference加權均數差;CI = confidence interval可信區間.
結論
效果
與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相比,針灸可以更有效地減少治療10天後戒斷症狀量表的分數,但是在減少6個月時的復發率效用上與只用鴉片類受體藥物相當。 針對研究的兩個主要結果,整體證據質量是中等。進一步的研究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不良反應和副作用
在11個試驗中,只有4個試驗的治療組參加者有出現副作用,最常見的副作用是噁心、嘔吐、口乾、視力模糊和頭痛。在1個試驗中,兩組出現副作用的參加者數目沒有顯著的差異,另一個試驗的針灸加鴉片受體藥物組比只用鴉片受體藥物組出現較少的副作用。因為另外2個試驗中最常見的副作用是肌肉抽搐,但經過調整電針灸的強度和向參加者解釋後,肌肉抽搐的情況已獲改善。
原文鏈接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9109766
本概要源於以下文章:
Liu TT, Shi J, Epstein DH, Bao YP, Lu L. A meta-analysis of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opioid receptor agonists for treatment of opiate-withdrawal symptoms. Cell Mol Neurobiol. 2009 Jun;29(4):449-54.


*整體證據質量5個等級的含義:
• 極低: 進一步的研究非常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 低: 進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 中等: 進一步的研究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 高: 進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 極高: 進一步的研究極少可能改變目前效應估計值的可信性。
有關證據質量評估的詳情可參考 Chung VC, Wu XY, Ziea ET, Ng BF, Wong SY, Wu JC. Assessing internal validity of clinical evidence on effectiveness of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Proposed framework for a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Evidence RAting System (CHIMERAS).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2015 Aug 31;7(4):3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