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动态
最新文章
《人之初》大國醫梁頌名

在香港某家医院,一名7岁的小男孩呈休克状态躺在病床上,仅靠仪器维持最后的一点生命表征,站在病床前的医生替男孩详细检查后,无奈摇头叹息。


这时一名中医师走了进来,为小男孩把脉望诊后,把一瓶带有浓烈药材味道的液体经过胃喉管倾入小男孩体内,不久,男孩原本静止的血压竟然慢慢上升,在场啧啧称奇的西医迅速展开一轮急救,终于将小男孩从鬼门关里抢救回来。


 这个故事由香港中西医结合医学研究所主任胡志远描述起来,既有对神奇中医药的感叹,也充满了对该名中医师的钦佩—— 他正是胡志远的同事,香港中文大学中医学院、香港中西医结合研究所客座教授梁颂名。


作为著名中医方剂学专家,梁颂名在粤港澳三地的中医药界可谓无人不知,他曾是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教授,国务院物特殊津贴享受者,一手创办广州中医药大学中药系,被人尊为“广东药王”;年过花甲赴香港中文大学参与创办中医学院并任教至今,为香港培养了大量中医药人才;协助澳门卫生司修改中医药条例,培训中药业人员,为澳门的中医药事业发展做出贡献。


作为四代行医的中医世家,从梁颂名身上能一窥中国中医百年史。去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广东时指出,“要深入挖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梁颂名正是这样的一个中医活宝库。


中医的代代传承


1935年,梁颂名出生的那一年,他的祖父梁翰芬写出了《诊断学讲义》一书。梁翰芬在广东中医药界举足轻重的地位用他的学生即可佐证,他是罗元恺、邓铁涛等著名中医大家的老师。


梁翰芬学习中医时尚处于晚清,因受同村医生治病救人的感召而拜当地名中医为师,走上中医道路,并在清末民初的广东省医生考试中一举夺魁。后来他受聘于广州九大善堂之首的广州方便医院,用自己的医术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


之后,梁翰芬前往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广州中医学院前身)任教,这是广东中医史上非常著名的一所学校,培养出了大批对后世有着巨大影响的中医人才。1929年,国民党政府提出废除中医,引发全国反对风潮。1931年,南京中央国医馆成立,梁翰芬作为广东代表参加了成立大会,共同抨击当局的政策。


梁翰芬擅长于妇科、内科、眼科,罗元恺曾多年跟随他学习治疗妇女不孕症,并把它发扬光大,成绩斐然。梁颂名的父亲梁具天自小跟随梁翰芬学医,并就读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同样医术精湛,在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工作期间,妙手传闻四方,被当时的院长、著名妇科专家梁毅文称为“再世华佗”。


在这样的背景下,梁颂名自读小学开始,便接受祖父、父亲的培养,学习中医药,从背药性赋、汤头歌诀,到阅读中医四大经典著作,打下扎实的中医药基础。在掌握了一些中医药基础之后,梁颂名便利用课余时间,跟随祖父、父亲临证,增加对治病的感性识,同时亦学了不少治疗经验。


高中毕业后,梁颂名考上了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读的却是西医,盖因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中国,中医不被重视,地位普遍不及西医,祖父为了他的前程着想,建议他先修读西医课程以求一技傍身,如有机会再修习中医。这样的一段经历也让梁颂名对中西医结合抱持开放态度,做到兼收并蓄。


时势转变很快到来,1954年,毛泽东作出重要批示:“中药应当很好地保护与发展。我国的中药有几千年历史,是祖国极宝贵的财产,如果任其衰落下去,将是我们的罪过;中医书籍应进行整理……如不整理,就会绝版。” 同年,他又指示:“即时成立中医研究院。” 中医药被高度重视起来,全国上下也掀起了学习热潮。梁颂名决定重新踏上中医之路,他考上了北京中医学院(现北京中医药大学)医药研究班进行为期3年的深造。从研究班毕业后,梁颂名被分配到广州中医学院(现广州中医药大学)中药方剂教研室工作,“当时的教研室有好几位名老中医,主任也是祖父的弟子,我就跟着他们,专心聆听教诲,同时博览群书,慢慢地讲课越来越多。” 梁颂名回忆。


在广州中医学院,梁颂名长期讲授中药学和方剂学课程,是中药方剂学重点学科带头人。因为课讲得精彩,他每年都被评为“深受学生欢迎的好老师”,两度被广东省高等教育局评为“高等战线先进工作者”,并被原国家医药管理局评为“全国医药教育先进工作者”。


教学之外,梁颂名还每周都坚持到医院门诊。他认为要做好教学不能脱离临床,“学生们为什么喜欢我的课,就是因为我有很多实例结合,而不是照本宣科。” 在治疗上,梁颂名注重调理脾胃,特别是肝炎的治疗,常遵仲景 “见肝元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 之训,以健脾消道为主,兼清肝泻热为辅。他善用理气活血药配伍虫类药治疗远年胃痛,重用百部治疗久咳,重用香附治妇女不孕症等。


科研是梁颂名坚持做的另一项工作。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他便在广州中医学院创建了第一个中药方剂试验室,开展单味中药和复方的药理试验研究,研究成果或发表于杂志上,或转让给药厂开发生产。


跟祖父、父亲一样,梁颂名也完成了中医的代际传承,他的两个儿子都在中医战线上拼搏,大儿子梁思潜,毕业于广州中医药大学,并先后取得硕士、博士学位,如今在香港开诊所。二儿子梁思力毕业于同一所大学,亦取得了硕士学位,现在广州从事中医药工作。


广东药王


1984年,广州中医学院筹办中药系,院领导希望梁颂名来当系主任主持工作,他义不容辞地接受了安排, “当时很多大学都已经设立了中药系,但作为新中国成立最早的中医学院之一的广州中医学院却为开设,这可不行。”梁颂名说。


这个系主任,梁颂名一当就是12年,从引进、培养师资到争取各类经费壮大中药系实力,他不辞辛劳,挺过了创办初期最艰苦的岁月,为学校成立中药学院打下坚实的基础。如今的广州中医药大学中药学院实力强大、成绩斐然,有中药学国家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1个,国家中药现代化工程中心 1个,教育部国际联合实验室1个,广东省重点实验室2个,广州市重点实验室1个,药理学和毒理学学科进入 ESI 全球排名前1%,这都是与梁颂名早期的拓荒,打下良好基础分不开的。


更为重要的是,中药系为广东省培养了一大批专业人才,对振兴广东中药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其中不少人当上了药材公司经理,中药厂厂长,医院药剂主任,亦有少数人担任卫生行政部门领导。


在此期间,梁颂名还担任广东省新药审译委员会主任,广东省医药管理局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副主任,国家新药评审委员,国家中药品保护评审委员,国家麻醉品专家委员会委员等职。为维护广东中成药的声誉和扶植其发展,做了不少工作。


梁颂名分享了他如何让广东生产的两个中成药免于被淘汰的故事。


1985年,国家对中成药进行整顿,不允许其中有西药成分,全国的中成药都要拿到北京去重新审批。广州中药一厂的消渴丸,原佛山中药二厂的鼻炎康这两种畅销药面临淘汰的命运,但这两个药对各自的药厂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跟评委们讨论,说把这两种药砍掉的话,这两个药厂都要关门,能不能这样:我们把药里的西药成分拿掉,做成另一种中成药,对其成效出一份分析报告,纯粹的西药怎么起作用也出一个分析报告,将三个放在一起比较,看哪一种最有效,不要搞一刀切。” 梁颂名回忆,“我对厂长们说,就算花上 1千万也要做这个比较。大半年之后,报告结果出来发现还是中西药结合的最有效。”


在梁颂名的极力争取之下,两个药顺利被保护了下来。


“事实上,广东不少药厂申报的新药方解都是请我写获得通过的。我们中药系还经常办短期培训班,为药厂职工做培训,提升广州中成药水平。正因为做了这些工作,药厂的人都感谢和尊重我,称我为广东药王,我可不敢当啊。” 梁颂名笑道。


这段时间里还有一件事让梁颂名感慨良多。1988年,受国家教育委员会邀请,梁颂名以高级访问学者的身份前往加拿大哥伦比亚大学进行为期一年的学术研究。


梁颂名重点研究糖尿病与自由基的关系,发表了名为《自由基与糖尿病》的论文,证实糖尿病综合并发症与体内“反应性氧— 自由基”活动失控有密切关系,建议以体内自由基活动为指标筛选治疗糖尿病的药物,受到医学界广泛重视。访问结束后,哥伦比亚大学力邀梁颂名留在加拿大,但他不为所动,如期回国。“只有祖国才是我们中医师成长和发展的沃土。” 梁颂名说。


开启香港中医药新时代


1998年,香港中文大学拟筹办中医学院,看中了梁颂名,力邀其参与创院,已年逾花甲的梁颂名奔赴香港开启了另一段教学生涯。


谈及为何愿意到香港中文大学创办中医学院并执教至今,“一是被校方的诚意打动,几次到广州家中相请,因为广州中医学院不愿意放人据说还惊动了卫生部,”梁颂名笑说,“二是出于对中医的热爱,促进中医传承、传播。” 初到香港让梁颂名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在广州中医学院创办中药系的时光,其艰苦程度更甚:全院师生只有几间课室,而作为创院教授的梁颂名只能在院长办公室门口摆一张工作台处理日常事务。


刚开始的几年,因一时找不到教授,梁颂名承担了大部分中医基础课的讲课任务,并负责学生的见习安排,不定期检查见习情况,及时改进。为了保证教学质量,梁颂名搬起了救兵,邀请广州中医药大学的老师前往香港授课,他设了两个条件,一是要副教授以上,二是讲课质量要好。


为了提高中医学术水平,香港中文大学中医学院编写了一套共6本的“中医药文化丛书”,梁颂名负责其中3本,由于日常工作繁重,都是安排晚上进行编写,经常工作至深夜。“至今全院讲课最多的老师还是我,年纪最大的也是我。” 梁颂名笑道。


但所有的辛劳都会被学生们的学而有成消解。梁颂名用乖巧来形容他的学生们,“香港也有很多喜欢中医,想投身中医药事业的年轻人,他们都很认真学习,尊敬师长,看到他们成长是我最开心,最安慰的事。”


学生们则这样评价自己的老师:“梁教授为人风趣幽默,将课讲得精彩纷呈;常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提醒学生关注社会对中医的看法及认识;以自己对从事中医药工作感到终身无悔来激励学生热爱自己的专业;在授课时亦不忘教诲学生将来行医要对病人负责,要讲医德而不是只看重业务。”


不仅是学生,梁颂名的同事对这位可敬的老人也是不吝赞美,上文提到的胡志远教授这样说道:“梁教授是中医药界的老前辈,但他没有抱残守缺或故步自封,反而对促成中医与西医结合大感兴趣,不仅在进行相关研究时给予宝贵意见,当我在筹办香港中西医结合医学研究所和医务中心时,爽快答应加入我们的医护团队,为推动中西医结合出一份力。我常能在他这个中医活宝库里学到宝贵经验。”


经过20多年的努力,如今的香港中文大学中医学院已是规模初具,一批批优秀中医接班人从这里走出融入社会,用梁颂名的话说就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但他还觉得不够好,“我的目标是希望将来中医学院能独立设院,而不是像现在附属于医学院之下。” 为了表扬梁颂明对中医学院发展及杰出教学之贡献,在学院成立20周年时向梁颂名颁发杰出贡献奖。


回顾香港中医药的历史发展,由回归前的不承认中医,没有合法地位,中药只当是保健品,到回归后开始重视中医药发展,将中医药教育纳入大学体系,正式在大学成立中医学院,是一个重大转变。


梁颂名庆幸亲历了这个过程,但他心中犹觉不足,比如中医和西医薪资水平的差异,比如中医没有进入医保,他希望日后能争取到中医与西医平起平坐,将中医纳入香港公立医疗制度,才能彻底改变中医在香港的地位。“这需要不断地去争取。中医学院教育管理方面亦要力求改进,学生要争气,努力提高自己的水平,相信中医的前途会更美好。” 梁颂名说。


助力澳门中医药


2019年5月31日,澳门中药业公会(中药研究会)成立七十四周年联欢晚宴在澳门举行,数百中医药行业人士将偌大的宴会厅挤得满满当当。


梁颂名每年都会接到邀请参加这个庆典,当他走进宴会厅,穿过一张张餐桌时,问好声、寒暄声总是不绝于耳,人们脸上的欢迎、尊敬之意表露无遗,这些人中很多都曾是梁颂名的学生。


梁颂名与澳门中医药业的渊源要追溯到1994年。当年国家卫生部受澳门卫生司邀请,组织代表团访问澳门,梁颂名是成员之一。一周的访问结束后,澳门卫生司请求梁颂名留下,用一个月时间协助药物厅检查各中药店的药物质量及中医诊所有无兼用西药的情况,同时协助卫生司修订中医药条例。


“以前由于缺乏监管,有不良商家会以次充好,甚至将发霉的药材卖给病人,要打击这种现象,把市场规范起来。” 梁颂名解释。


这次合作让澳门卫生司对梁颂名赞不绝口,以此为基础,梁颂名往来澳门便渐渐多了起来。


1995年,由卫生司资助,澳门中药业公会组织举办中药技术员(中药士)进修班,委托梁颂名编写教材,并负责讲授,以提高澳门中药业人员中药、方剂知识水平。进修班一连办了5届,受到学员们热烈好评。


在澳门官也街经营中药房的彭月娟女士是第一届进修班的学员,她的丈夫则参加了第二届。梁颂名每次来澳门参加公会会庆,彭月娟都会到他下榻的酒店迎接,也会邀请他到中药房坐坐。“因为梁教授值得尊敬。” 彭月娟说。


在今年的公会会庆结束后,彭月娟已迫不及待地相邀,“明年是75周年庆,会有一个更盛大的活动,到时梁教授您一定要来。”


多年来,为中医的传承、传播,梁颂名的足迹遍布粤港澳三地,而受他影响之人更是从这三地辐射全国,乃至全世界。


梁颂名70岁生日时,同乡好友、《番禺志》编辑戴季波作词相贺,词曰:“四代名医一脉存,杏林春满誉南天,著书辩证凭真义,济世康民记相言。名愈广,志弥坚,不为良相作医贤,沙场虽未流君汗,救死扶伤勇策鞭” ,这是对梁颂名以及其家族一生致力中医药事业传承的完美写照。


原文已刊登於《人之初》2019年第6期 2019 NO.510

 
分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