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香疗法可以有效减轻经痛吗?
随机对照试验发布日期:二零一五年五月
研究设计
随机对照试验。
参加者
75名女学生,其经痛程度依视觉类比量表(VAS)评估达5分以上(平均年龄范围:21.5至29.6岁)。
治疗组
芳香疗法,参加者会于治疗前接受按摩专家的指导,再自行用大马士革玫瑰精油进行按摩。每次疗程为15分钟,在每个月经周期的第一天进行。
对照组
对照一:芳香疗法对比用无香杏仁油按摩;
对照二:芳香疗法对比只有按摩
主要结果(详见下表)
结果一:依VAS评估从基线到第2个月经周期的疼痛程度改变。疼痛指数在每个月经周期的第一天测量,分数越高代表越疼痛。
设置
此研究在门诊内进行。
对照    芳香疗法对比用无香杏仁油按摩
主要结果
与用无香杏仁油按摩对比,对在每次经期时进行芳香疗法的患者而言,其疼痛程度从第二个月经周期开始显著下降(p=0.003)。
对照一: 芳香疗法对比用无香杏仁油按摩的试验结果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平均分(SD)/ 参加者数目 异质性检验 (I2) MD (95% CI) p值 整体证据质量*
芳香疗法 用无香杏仁油按摩
一 (cm) 1(50) -2.84 (0.93)/25 -1.52 (1.30)/25 只有一个研究,因此不适用。 没有报告 0.003
关键词: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标准差; MD = mean difference平均数差异; CI =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对照    芳香疗法对比只有按摩
主要结果
与只有按摩对比,对在每次经期时进行芳香疗法的患者而言,其疼痛程度从第二个月经周期开始显著下降(p<0.001)。
对照二: 芳香疗法对比只有按摩的试验结果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平均分(SD)/ 参加者数目 异质性检验 (I2) MD (95% CI) p值 整体证据质量*
芳香疗法 只有按摩
一 (cm) 1(50) -2.84 (0.93)/25 -0.62 (0.61)/25 只有一个研究,因此不适用。 没有报告 <0.001
关键词: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标准差; MD = mean difference平均数差异; CI =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对照    芳香疗法对比用无香杏仁油按摩
主要结果
与用无香杏仁油按摩对比,对在每次经期时进行芳香疗法的患者而言,其疼痛程度从第二个月经周期开始显著下降(p=0.003)。
对照一: 芳香疗法对比用无香杏仁油按摩的试验结果
结果 一 (cm)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1(50)
平均分(SD)/ 参加者数目 芳香疗法 -2.84 (0.93)/25
用无香杏仁油按摩 -1.52 (1.30)/25
MD (95% CI) 没有报告
p值 0.003
整体证据质量*
关键词: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标准差; MD = mean difference平均数差异; CI =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对照    芳香疗法对比只有按摩
主要结果
与只有按摩对比,对在每次经期时进行芳香疗法的患者而言,其疼痛程度从第二个月经周期开始显著下降(p<0.001)。
对照二: 芳香疗法对比只有按摩的试验结果
结果 一 (cm)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1(50)
平均分(SD)/ 参加者数目 芳香疗法 -2.84 (0.93)/25
只有按摩 -0.62 (0.61)/25
MD (95% CI) 没有报告
p值 <0.001
整体证据质量*
关键词: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标准差; MD = mean difference平均数差异; CI =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结论
效果
与用无香杏仁油按摩和只有按摩相比,在每次经期时进行芳香疗法,可以从第二个月经周期开始显著减轻疼痛。 针对研究的全部结果,整体证据质量属于低。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我们对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不良反应和副作用
研究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和副作用。
原文链接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5254570
本概要源于以下文章:
Sadeghi Aval Shahr H, Saadat M, Kheirkhah M, Saadat E. The effect of self-aromatherapy massage of the abdomen on the primary dysmenorrhoea.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2015 May 19;35(4):382-5.


*整体证据质量5个等级的含义:
• 极低: 进一步的研究非常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低: 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中等: 进一步的研究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高: 进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极高: 进一步的研究极少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有关证据质量评估的详情可参考 Chung VC, Wu XY, Ziea ET, Ng BF, Wong SY, Wu JC. Assessing internal validity of clinical evidence on effectiveness of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Proposed framework for a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Evidence RAting System (CHIMERAS).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2015 Aug 31;7(4):3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