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锥花可以有效医治一般感冒吗?
随机对照试验发布日期:二零一零年十二月
研究设计
随机对照试验。
参加者
719名早期感冒病人(年龄范围: 12至80岁, 平均年龄: 33.7岁, 男性比例: 36%)。
治疗组
起初24小时内服用10.2g干紫锥花,其后每日服用5.1g干紫锥花,为期5日。
对照组
对照:紫锥花对比安慰剂。
主要结果(详见下表)
结果一:整体严重性曲线(curve for global severity)面积,由短版威斯康辛上呼吸道感染症状生存质量量表(short version Wisconsin Upper Respiratory Symptom Survey)量度,分数较高表示感冒情况较严重。
结果二:白细胞介素-8水平的变化,由鼻腔冲洗量度(ng/L);
结果三:中性粒细胞数目变化,由鼻腔冲洗量度(cells/hpf)。
设置
此研究在门诊内进行。
对照    紫椎花对比安慰剂
主要结果
与安慰剂相比,紫锥花并不能显著改善一般感冒病人的感冒严重程度(平均数差异(mean difference, MD): -28, 95% CI: -69.0至13.0),亦对其白细胞介素-8水平变化(MD: 19.0, 95% CI: -75.2至72)和中性粒细胞数目变化(MD: 1.0, 95% CI: -4.0至3.0)没有显著作用。
对照:紫锥花对比安慰剂的试验结果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平均分(SD)/ 参加者数目 异质性检验(I2) MD (95% CI) 整体证据质量*
紫锥花 安慰剂
1 (359) 236 (182)/ 183 264 (212)/ 176 只有一个研究,因此不适用。 -28 (-69.0至13.0)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中位数(95% CI)/ 参加者数目 异质性检验(I2) MD (95% CI) 整体证据质量*
紫锥花 安慰剂
二 (ng/L) 1 (338) 58 (18至105)/ 170 39 (12至106)/ 168 只有一个研究,因此不适用。 19.0 (-75.2至72)
三 (cells/hpf) 1 (338) 2 (0至5)/ 170 1 (-1至4)/ 168 只有一个研究,因此不适用。 1.0 (-4.0至3.0)
关键词: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标准差; MD = mean difference 平均数差异; CI=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对照    紫椎花对比安慰剂
主要结果
与安慰剂相比,紫锥花并不能显著改善一般感冒病人的感冒严重程度(平均数差异(mean difference, MD): -28, 95% CI: -69.0至13.0),亦对其白细胞介素-8水平变化(MD: 19.0, 95% CI: -75.2至72)和中性粒细胞数目变化(MD: 1.0, 95% CI: -4.0至3.0)没有显著作用。
对照:紫锥花对比安慰剂的试验结果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1 (359)
平均分(SD)/ 参加者数目 紫锥花 236 (182)/ 183
安慰剂 264 (212)/ 176
MD (95% CI) -28 (-69.0至13.0)
整体证据质量*
结果 二 (ng/L) 三 (cells/hpf)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1 (338) 1 (338)
中位数(95% CI)/ 参加者数目 紫锥花 58 (18至105)/ 170 2 (0至5)/ 170
安慰剂 39 (12至106)/ 168 1 (-1至4)/ 168
MD (95% CI) 19.0 (-75.2至72) 1.0 (-4.0至3.0)
整体证据质量*
关键词: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标准差; MD = mean difference 平均数差异; CI=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结论
效果
与安慰剂相比,紫锥花对医治一般感冒并没有显著作用。 针对研究结果一至三,其整体证据质量均属于低。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不良反应和副作用
研究没有观察到不良反应的规律。
原文链接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1173411
本概要源于以下文章:
Barrett B, Brown R, Rakel D, Mundt M, Bone K, Barlow S, et al. Echinacea for treating the common cold: a randomized trial.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2010 Dec 21;153(12):769-77.


*整体证据质量5个等级的含义:
• 极低: 进一步的研究非常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低: 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中等: 进一步的研究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高: 进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极高: 进一步的研究极少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有关证据质量评估的详情可参考 Chung VC, Wu XY, Ziea ET, Ng BF, Wong SY, Wu JC. Assessing internal validity of clinical evidence on effectiveness of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Proposed framework for a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Evidence RAting System (CHIMERAS).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2015 Aug 31;7(4):3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