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叶萃取物能改善多发性硬化症病人的认知能力吗?
随机对照试验发布日期:二零一二年九月
研究设计
随机对照试验(RCT)。
参加者
121名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病人(平均年龄: 52.1岁, 男性比例: 45%)。多发性硬化症根据麦当劳准则(McDonald’s criteria)定义为在斯特鲁普测试(Stroop Test)、加州口语学习测试第二版(California Verbal Learning Test II)、口述语意联想测试(Controlled Oral Word Association Test)和时限听觉序列加法测试(Paced Auditory Serial Addition Task)任何一个测试里取得低于或等于1 SD的分数。
治疗组
每日2次,每次120mg银杏叶萃取物,为期12星期。
对照组
对照:银杏叶萃取物对比安慰剂。
主要结果(详见下表)
结果一:由时限听觉序列加法测验量度的精神心理分数,分数较高表示认知能力较佳;
结果二:由斯特鲁普测试量度的精神心理分数,分数较高表示认知能力较佳;
结果三:由口述语意联想测验量度的精神心理分数,分数较高表示认知能力较佳;
结果四:由加州口语学习测试第二版量度的精神心理分数,分数较高表示认知能力较佳。
设置
此研究在门诊内进行。
对照    银杏叶萃取物对比安慰剂
主要结果
与安慰剂相比,银杏叶萃取物并不能显著改善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认知能力,两组病人测试结果差异如下:时限听觉序列加法测验(平均数差异(mean difference, MD): -0.2, 95% CI: -0.5至0.1)、斯特鲁普测试(MD: -0.5, 95% CI: -0.9至-0.1)、口述语意联想测验(MD: 0.0, 95% CI: -0.2 至0.3)和加州口语学习测试第二版(MD: 0.0, 95% CI: -0.3至0.3)。
对照:银杏叶萃取物对比安慰剂的试验结果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平均标准分数(SD)/ 参加者数目 异质性检验(I2) MD (95% CI) 整体证据质量*
银杏叶萃取物 安慰剂
1 (121) -1.3 (0.9)/ 61 -1.0 (1.1)/ 59 只有一个研究,因此不适用。 -0.2 (-0.5 至0.1)
1 (121) -0.8 (1.8)/ 61 -0.3 (1.1)/ 59 只有一个研究,因此不适用。 -0.5 (-0.9 至-0.1)
1 (121) -0.7 (1.0)/ 61 -0.8 (1.0)/ 59 只有一个研究,因此不适用。 0.0 (-0.2 至0.3)
1 (121) -0.4 (1.2)/ 61 -0.4 (1.2)/ 59 只有一个研究,因此不适用。 0.0 (-0.3 至 0.3)
关键词: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标准差; MD = mean difference 平均数差异; CI=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对照    银杏叶萃取物对比安慰剂
主要结果
与安慰剂相比,银杏叶萃取物并不能显著改善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认知能力,两组病人测试结果差异如下:时限听觉序列加法测验(平均数差异(mean difference, MD): -0.2, 95% CI: -0.5至0.1)、斯特鲁普测试(MD: -0.5, 95% CI: -0.9至-0.1)、口述语意联想测验(MD: 0.0, 95% CI: -0.2 至0.3)和加州口语学习测试第二版(MD: 0.0, 95% CI: -0.3至0.3)。
对照:银杏叶萃取物对比安慰剂的试验结果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1 (121) 1 (121) 1 (121) 1 (121)
平均标准分数(SD)/ 参加者数目 银杏叶萃取物 -1.3 (0.9)/ 61 -0.8 (1.8)/ 61 -0.7 (1.0)/ 61 -0.4 (1.2)/ 61
安慰剂 -1.0 (1.1)/ 59 -0.3 (1.1)/ 59 -0.8 (1.0)/ 59 -0.4 (1.2)/ 59
MD (95% CI) -0.2 (-0.5 至0.1) -0.5 (-0.9 至-0.1) 0.0 (-0.2 至0.3) 0.0 (-0.3 至 0.3)
整体证据质量*
关键词: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标准差; MD = mean difference 平均数差异; CI=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结论
效果
与安慰剂相比,银杏叶萃取物对改善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认知能力并无显著效果。 针对研究结果一至四,其整体证据质量均属于低。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不良反应和副作用
研究报告了2宗严重不良反应事件(心肌梗塞和严重抑郁症),研究者相信2宗事件均与银杏叶萃取物治疗无关。
原文链接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2955125
本概要源于以下文章:
Lovera JF, Kim E, Heriza E, Fitzpatrick M, Hunziker J, Turner AP, et al.Ginkgo biloba does not improve cognitive function in MS: a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Neurology. 2012 Sep 18;79(12):1278-84.


*整体证据质量5个等级的含义:
• 极低: 进一步的研究非常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低: 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中等: 进一步的研究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高: 进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极高: 进一步的研究极少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有关证据质量评估的详情可参考 Chung VC, Wu XY, Ziea ET, Ng BF, Wong SY, Wu JC. Assessing internal validity of clinical evidence on effectiveness of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Proposed framework for a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Evidence RAting System (CHIMERAS).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2015 Aug 31;7(4):3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