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治疗对慢性疼痛和其合并心理问题有效吗?
系统性文献回顾发布日期:二零一四年六月
研究设计
8个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性文献回顾。
参加者
666名18岁或以上至少3个月感到疼痛或患有慢性疼痛症状的病人。研究者没有报告参加者的平均年龄和性别比例。
治疗组
正念减压法(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冥想或其他正念课程,共6至8星期。 研究者没有报告正念课程的频次。
对照组
对照:正念课程对比等候组、安慰剂、常规护理或教育指导。
主要结果(详见下表)
结果一:治疗后使用简化McGill疼痛问卷(McGill Pain Questionnaire- Short Form)量度的疼痛程度;
结果二:治疗后使用贝克忧郁量表(Beck Depression Inventory) 量度的忧郁程度;
结果三:治疗后使用流行病学研究中心忧郁量表(Centre for Epidemiological Studies Depression Scale, CES-D)量度的忧郁分数;
结果四:治疗后的特质焦虑程度。
设置
研究者没有说明此研究在门诊或住院内进行。
对照    正念治疗对比等候组、安慰剂、常规护理和教育指导
主要结果
与等候组、安慰剂、常规护理和教育指导相比,正念治疗未能显著地降低患者的疼痛程度(合并加权平均数差异(合并WMD)):-3.24, 95% CI:-8.92至2.45)。 但是,正念治疗可以更有效地减低贝克忧郁量表量度的忧郁分数(合并WMD:-3.91, 95%CI:-5.94至-2.32)和CES-D的忧郁分数(合并WMD:-3.21, 95%CI:-3.65至-2.77)。 正念治疗也可以显著地减轻慢性疼痛患者的特质焦虑(合并WMD:-4.07, 95%CI:-4.48至-3.65)。
对照:正念治疗对比等候组、安慰剂、常规护理和教育指导的试验结果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平均分(SD)/ 参加者数目 异质性检验(I2) 合并WMD (95% CI) 整体证据质量*
正念治疗 等候组、安慰剂、常规护理和教育指导
3 (144) 没有报告/76 没有报告/68 0% -3.24 (-8.92 至 2.45) 中等
4 (229) 没有报告/129 没有报告/100 0% -3.91 (-5.94 至 -2.32)
3 (293) 没有报告/144 没有报告/149 51% -3.21 (-3.65 至 -2.77)
4 (256) 没有报告/130 没有报告/126 0% -4.07 (-4.48 至 -3.65)
关键词: WMD = weighted mean difference加权平均数差异; CI = confidence interval可信区间.
对照    正念治疗对比等候组、安慰剂、常规护理和教育指导
主要结果
与等候组、安慰剂、常规护理和教育指导相比,正念治疗未能显著地降低患者的疼痛程度(合并加权平均数差异(合并WMD)):-3.24, 95% CI:-8.92至2.45)。 但是,正念治疗可以更有效地减低贝克忧郁量表量度的忧郁分数(合并WMD:-3.91, 95%CI:-5.94至-2.32)和CES-D的忧郁分数(合并WMD:-3.21, 95%CI:-3.65至-2.77)。 正念治疗也可以显著地减轻慢性疼痛患者的特质焦虑(合并WMD:-4.07, 95%CI:-4.48至-3.65)。
对照:正念治疗对比等候组、安慰剂、常规护理和教育指导的试验结果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3 (144) 4 (229) 3 (293) 4 (256)
平均分(SD)/ 参加者数目 正念治疗 没有报告/76 没有报告/129 没有报告/144 没有报告/130
等候组、安慰剂、常规护理和教育指导 没有报告/68 没有报告/100 没有报告/149 没有报告/126
合并WMD (95% CI) -3.24 (-8.92 至 2.45) -3.91 (-5.94 至 -2.32) -3.21 (-3.65 至 -2.77) -4.07 (-4.48 至 -3.65)
整体证据质量* 中等
关键词: WMD = weighted mean difference加权平均数差异; CI = confidence interval可信区间.
结论
效果
与等候组、安慰剂、常规护理和教育指导相比,正念治疗未能显著地降低患者的疼痛程度。 但是,正念治疗可以更有效地减低慢性疼痛患者的忧郁和特质焦虑症。 针对研究的结果一,整体证据质量属于中等。进一步的研究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针对研究的结果二、三和四,整体证据质量属于低。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不良反应和副作用
研究纳入的试验没有报告任何不良反应和副作用。
原文链接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health/PMH0076304/
本概要源于以下文章:
Song Y, Lu H, Chen H, Geng G, Wang J. Mindfulness intervention in the management of chronic pain and psychological comorbidity: A meta-analysi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ursing Sciences. 2014 Jun 30;1(2):215-23.


*整体证据质量5个等级的含义:
• 极低: 进一步的研究非常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低: 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中等: 进一步的研究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高: 进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极高: 进一步的研究极少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有关证据质量评估的详情可参考 Chung VC, Wu XY, Ziea ET, Ng BF, Wong SY, Wu JC. Assessing internal validity of clinical evidence on effectiveness of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Proposed framework for a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Evidence RAting System (CHIMERAS).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2015 Aug 31;7(4):3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