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能改善超重或肥胖成年人的心理和身理健康吗?
系统性文献回顾发布日期:二零一七年一月
研究设计
7个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性文献回顾。
参加者
560名超重或肥胖(定义为>25kg/m2)的成年人(平均年龄: 45.79, 性别比例: 没有报告)。
治疗组
接纳与承诺疗法 (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ACT) 或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 (例如正念减压法、正念为基础的认知治疗)。每次疗程的长度介乎20分钟到全日工作坊,共4至40节。
对照组
对照: ACT或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对比等待接受ACT、主动心理干预或一般行为治疗。
主要结果(详见下表)
结果一: 治疗后的身体质量指数 (Body Mass Index, BMI);
结果二: 治疗后的焦虑程度,以贝克焦虑量表(Beck Anxiety Inventory)量度,分数较高表示焦虑程度较高;
结果三: 治疗后的饮食倾向,以三因子饮食量表(Three-factor Eating Questionnaire)量度,分数较高表示饮食倾向较差;
结果四: 治疗后的饮食行为,以暴食量表(Binge Eating Scale)量度,分数较高表示较接近暴食行为。
设置
此研究在门诊内进行。
对照    ACT或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对比等待接受ACT、主动心理干预或一般行为治疗
主要结果
与等待接受ACT、主动心理干预或一般行为治疗相比,ACT或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有效减低了BMI (g: 0.43, 95% CI: 0.21至0.65)、以见克焦虑量表量度的焦虑程度 (g: 0.53, 95% CI: 0.25 至 0.82)。另外同样改善了以三因子饮食量表量度的饮食倾向 (g: 0.48, 95% CI: 0.18至0.78) 以及以暴食量表量度的饮食行为 (g: 0.53, 95% CI: 0.01至1.05)。
对照: ACT 或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对比等待接受ACT、主动心理干预或一般行为治疗的试验结果
结果 (单位)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平均分/ 参加者;数目 异质性检验 (I2) Hedges’s g (95% CI) p值 整体证据质量*
ACT或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 等待接受ACT、主动心理干预或一般行为治疗
一 (kg/m2) 5 (341) 没有报告/173 没有报告/168 没有报告 0.43 (0.21 至0.65) <0.01 中等
二 (不适用) 2 (192) 没有报告/95 没有报告/97 没有报告 0.53 (0.25至 0.82) <0.01
三 (不适用) 4 (165) 没有报告/84 没有报告/81 没有报告 0.48 (0.18至 0.78) <0.01
四 (不适用) 2 (106) 没有报告/55 没有报告/51 没有报告 0.53 (0.01至 1.05) 0.05
关键词: CI: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对照    ACT或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对比等待接受ACT、主动心理干预或一般行为治疗
主要结果
与等待接受ACT、主动心理干预或一般行为治疗相比,ACT或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有效减低了BMI (g: 0.43, 95% CI: 0.21至0.65)、以见克焦虑量表量度的焦虑程度 (g: 0.53, 95% CI: 0.25 至 0.82)。另外同样改善了以三因子饮食量表量度的饮食倾向 (g: 0.48, 95% CI: 0.18至0.78) 以及以暴食量表量度的饮食行为 (g: 0.53, 95% CI: 0.01至1.05)。
对照: ACT 或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对比等待接受ACT、主动心理干预或一般行为治疗的试验结果
结果 (单位) 一 (kg/m2) 二 (不适用) 三 (不适用) 四 (不适用)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5 (341) 2 (192) 4 (165) 2 (106)
平均分/ 参加者;数目 ACT或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 没有报告/173 没有报告/95 没有报告/84 没有报告/55
等待接受ACT、主动心理干预或一般行为治疗 没有报告/168 没有报告/97 没有报告/81 没有报告/51
Hedges’s g (95% CI) 0.43 (0.21 至0.65) 0.53 (0.25至 0.82) 0.48 (0.18至 0.78) 0.53 (0.01至 1.05)
p值 <0.01 <0.01 <0.01 0.05
整体证据质量* 中等
关键词: CI: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结论
效果
与等待接受ACT、主动心理干预或一般行为治疗相比,ACT或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对参加者的BMI、焦虑程度、饮食倾向和饮食行为均有改善。 针对研究结果一,其整体证据质量属于中等。进一步的研究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针对研究结果二至四,其整体证据质量属于低。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不良反应和副作用
研究没有报告任何不良反应和副作用。
原文链接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7862826
本概要源于以下文章:
Rogers JM, Ferrari M, Mosely K, Lang CP, Brennan L. Mindfulness‐based interventions for adults who are overweight or obese: a meta‐analysis of physical and psychological health outcomes. Obesity Reviews. 2017 Jan 1;18(1):51-67


*整体证据质量5个等级的含义:
• 极低: 进一步的研究非常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低: 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中等: 进一步的研究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高: 进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极高: 进一步的研究极少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有关证据质量评估的详情可参考 Chung VC, Wu XY, Ziea ET, Ng BF, Wong SY, Wu JC. Assessing internal validity of clinical evidence on effectiveness of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Proposed framework for a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Evidence RAting System (CHIMERAS).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2015 Aug 31;7(4):3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