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能有效减低癌症病人的焦虑和忧郁吗?
系统性文献回顾发布日期:二零一五年十一月
研究设计
7个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性文献回顾。
参加者
共有888名成年癌症患者(包括0期癌症)(平均年龄:没有报告,男性比例范围:没有报告)。
治疗组
使用了多种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当中以正念减压课程和艺术治疗最常见(5/7研究)。治疗的持续时间为7周(1/7研究)至8周(6/7研究)。
对照组
对照一: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对比候补名单、一般教育或常规治疗。
主要结果(详见下表)
结果一:由症状自评量表-条订版(SCL-90-R)、情绪量表简明版(POMS)、医院焦虑忧郁量表(HADS)或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A)量度的焦虑程度,分数较高表示焦虑程度较高;
结果二:由症状自评量表-条订版(SCL-90-R)、情绪量表简明版(POMS)、医院焦虑忧郁量表(HADS)或汉密尔顿忧郁量表(HAM-D)量度的忧郁程度,分数较高表示忧郁程度较高。
设置
研究者没有说明研究在住院或门诊内进行。
对照    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对比候补名单、一般教育或常规治疗
主要结果
在降低焦虑程度方面,与各对照组相比,合并标准化均数差(SMD)显示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效果显著较佳(合并SMD: -0.75, 95% Cl: -1.28 至-0.22)。 在降低忧郁程度方面,与各对照组相比,合并SMD同样显示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效果亦显著较佳(合并SMD: -0.90, 95% Cl: -1.53 至-0.26)。
对照: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对比候补名单、一般教育或常规治疗的试验结果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平均分 (SD)/参加者数目 异质性检验 (I2) 合并SMD (95% CI) 整体证据质量*
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 候补名单、一般教育或常规治疗
7 (809) 没有报告/417 没有报告/392 92% -0.75 ( -1.28 至-0.22)
7 (809) 没有报告/417 没有报告/392 94% -0.9 (-1.53 至-0.26)
关键词: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标准差; CI =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SMD 标准化均数差..
对照    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对比候补名单、一般教育或常规治疗
主要结果
在降低焦虑程度方面,与各对照组相比,合并标准化均数差(SMD)显示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效果显著较佳(合并SMD: -0.75, 95% Cl: -1.28 至-0.22)。 在降低忧郁程度方面,与各对照组相比,合并SMD同样显示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效果亦显著较佳(合并SMD: -0.90, 95% Cl: -1.53 至-0.26)。
对照: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对比候补名单、一般教育或常规治疗的试验结果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7 (809) 7 (809)
平均分 (SD)/参加者数目 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 没有报告/417 没有报告/417
候补名单、一般教育或常规治疗 没有报告/392 没有报告/392
合并SMD (95% CI) -0.75 ( -1.28 至-0.22) -0.9 (-1.53 至-0.26)
整体证据质量*
关键词: SD = standard deviation 标准差; CI =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SMD 标准化均数差..
结论
效果
与候补名单、一般教育或常规治疗相比,以正念为基础的治疗方法显著降低了成年癌症病人的焦虑和忧郁程度。 针对研究结果一,其整体证据质量属于高。进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针对研究结果二,其整体证据质量属于高。进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不良反应和副作用
研究没有报告任何不良反应和副作用。
原文链接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6559246
本概要源于以下文章:
Zhang MF, Wen YS, Liu WY, Peng LF, Wu XD, Liu QW. Effectiveness of mindfulness-based therapy for reducing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patients with cancer: a meta-analysis. Medicine. 2015 Nov 1;94(45):e0897-0.


*整体证据质量5个等级的含义:
• 极低: 进一步的研究非常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低: 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中等: 进一步的研究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高: 进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极高: 进一步的研究极少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有关证据质量评估的详情可参考 Chung VC, Wu XY, Ziea ET, Ng BF, Wong SY, Wu JC. Assessing internal validity of clinical evidence on effectiveness of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Proposed framework for a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Evidence RAting System (CHIMERAS).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2015 Aug 31;7(4):33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