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针灸穴位可以有效地减少癌症患者由化疗引起的急性及延迟性恶心和呕吐吗?
系统性文献回顾发布日期:二零零六年四月
研究设计
11个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性文献回顾。
参加者
1247名癌症患者。研究者没有报告患者的平均年龄和性别比例。
治疗组
在化疗的1至5日前,利用不同方法去刺激针灸穴位(电针灸、穴位按摩、一般针灸、针刺激)。电针灸是利用2至10Hz去刺激内关穴或足三里3至30分钟。穴位按摩是于内关穴佩带穴位按摩带,维持1至7日。一般针灸是在第一次化疗前刺激内关穴30分钟。针刺激是在内关穴(P6)插针并维持20分钟,不加任何其他刺激。
对照组
对照: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对比只用止呕药,或止呕药加假针灸。
主要结果(详见下表)
结果一:治疗后24小时的急性呕吐发病率;
结果二:急性恶心,定义为治疗后24小时的平均恶心严重性;
结果三:延迟性恶心,定义为治疗后第2日至第5至7日的平均恶心严重性。
设置
纳入的3个试验均在住院内进行,其他则在于门诊内进行。
对照    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对比只用止呕药,或止呕药加假针灸
主要结果
与只用止呕药,或止呕药加假针灸相比,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可以更有效地减少急性呕吐的发病率(合并相对风险下降率(RRR): 18%, 95% CI: 1% 至 31%)。但是,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未能更有效地减少急性平均恶心的严重性(合并标准化均数差(合并SMD): -0.11, 95% CI: -0.25至0.02)和延迟性平均恶心的严重性(合并SMD: -0.02, 95% CI: -0.17至0.12)。
对照: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对比只用止呕药或止呕药加假针灸的试验结果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事件数目/参加者数目 异质性检验 (I2) 合并RRR (95% CI) 整体证据质量*
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 只用止呕药,或止呕药加假针灸
9 (1214) 155/ 714 154/ 500 0.0% 18% (1% 至 31%) 中等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标准化平均数/参加者数目 异质性检验 (I2) 合并SMD (95% CI) 整体证据质量*
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 只用止呕药,或止呕药加假针灸
7 (896) 1.28 / 555 1.39 / 341 14% -0.11 (-0.25 至 0.02) 中等
5 (821) 1.71 / 520 1.74 / 301 56% -0.02 (-0.17 至0.12)
关键词: RRR = relative risk reduction 相对风险下降率; SMD = standardized mean difference 标准化均数差; CI =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对照    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对比只用止呕药,或止呕药加假针灸
主要结果
与只用止呕药,或止呕药加假针灸相比,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可以更有效地减少急性呕吐的发病率(合并相对风险下降率(RRR): 18%, 95% CI: 1% 至 31%)。但是,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未能更有效地减少急性平均恶心的严重性(合并标准化均数差(合并SMD): -0.11, 95% CI: -0.25至0.02)和延迟性平均恶心的严重性(合并SMD: -0.02, 95% CI: -0.17至0.12)。
对照: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对比只用止呕药或止呕药加假针灸的试验结果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9 (1214)
事件数目/参加者数目 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 155/ 714
只用止呕药,或止呕药加假针灸 154/ 500
合并RRR (95% CI) 18% (1% 至 31%)
整体证据质量* 中等
结果
研究数目 (参加者数目) 7 (896) 5 (821)
标准化平均数/参加者数目 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 1.28 / 555 1.71 / 520
只用止呕药,或止呕药加假针灸 1.39 / 341 1.74 / 301
合并SMD (95% CI) -0.11 (-0.25 至 0.02) -0.02 (-0.17 至0.12)
整体证据质量* 中等
关键词: RRR = relative risk reduction 相对风险下降率; SMD = standardized mean difference 标准化均数差; CI = confidence interval 可信区间.
结论
效果
与只用止呕药,或止呕药加假针灸相比,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可以更有效地减少化疗病人急性呕吐的发病率。但是,刺激针灸穴位加止呕药未能更有效地减少急性和延迟性平均恶心的严重性。 针对研究的结果一及二,整体证据质量属于中等。进一步的研究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针对研究的结果三,整体证据质量属于低。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不良反应和副作用
试验中的不良反应和副作用都是轻微和暂时性的,包括皮肤受刺激、暂时性的皮疹和加剧的刺痛。
原文链接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6625560
本概要源于以下文章:
Ezzo JM, Richardson MA, Vickers A, Allen C, Dibble SL, Issell BF, et al. Acupuncture-point stimulation for chemotherapy-induced nausea or vomiting.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06 Apr 19;(2):CD002285.


*整体证据质量5个等级的含义:
• 极低: 进一步的研究非常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低: 进一步的研究很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中等: 进一步的研究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高: 进一步的研究不太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 极高: 进一步的研究极少可能改变目前效应估计值的可信性。
有关证据质量评估的详情可参考 Chung VC, Wu XY, Ziea ET, Ng BF, Wong SY, Wu JC. Assessing internal validity of clinical evidence on effectiveness of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Proposed framework for a CHinese and Integrative Medicine Evidence RAting System (CHIMERAS).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2015 Aug 31;7(4):332-41.